我们的员工

用专业抚平心灵的创伤

Merrylord Harb-Azar

Healthe Care资深心理学家

作为South Coast私立医院”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临床治疗项目的核心成员,在推动项该目发展的5年内,Merrylord Harb-Azar不仅发挥着个人在PTSD治疗领域的专业能力,还充分影响他人、社会共同对这一疾病领域的关注和支持。本期《有故事的绿叶人》中, Merrylord Harb-Azar将为大家分享她在Healthe Care的日常工作,尤其是PTSD项目的点滴心得。


 Merrylord Harb-Azar

快速了解Merrylord Harb-Azar
 

  • Merrylord Harb-Azar是澳大利亚悉尼伍伦贡市South Coast私立医院的一名高级心理学家,也是该院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特色临床治疗项目的协调员、第二负责人。她的工作职责是监督整个PTSD治疗项目的发展(重点负责“强化创伤治疗”的方案制定和优化),同时确保新的治疗方案的及时推出。
  • Azar与医院多个内外部利益相关者保持密切沟通协作。
  • Azar因PTSD治疗项目的特别贡献和杰出成果而获得绿叶26周年“文化之星”。

 

项目背景

关于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据统计,女性比男性更易发展为PTSD。

新冠疫情下的PTSD患者增多与病情加剧
新冠疫情蔓延下,社交限制使得更多原本能够通过运动、社交来解决PTSD问题的人迎来更多挑战,加剧他们的恐惧感和不确定性。而对女性患者而言,疫情期间家庭暴力的增加更加剧了PTSD的严重性。

 

以下为更多访谈内容:

 

详细介绍你所负责的PTSD治疗项目

对于PTSD患者来说,仅仅是想到接受专业治疗就可能是一个挑战。所以我们医院的PTSD项目设计出了独特的融合治疗方法。在Phoenix Australia(当地著名精神健康中心)的指导下,我们的创新治疗分为2个阶段。第1阶段是一个住院组项目,主要探索什么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如何管理和控制症状,了解情绪和认识自我。在这一阶段,患者也会接受个体化治疗,这有助于形成进一步的治疗建议。如果评估合适,一些患者将进入第2阶段,即以聚焦精神创伤的个体化治疗。第2阶段开始是一个10周的计划, 而现在由于采用融合方法,只需4-6周即可达到同样的效果。

这一项目起初是作为一个团体项目开始的,而我逐渐意识到患者需要更多细致的方案——即针对精神创伤的心理教育,我随即成为医院里第一个实施“强化创伤治疗项目”的临床医生,PTSD项目也因此发展成为2个阶段。我负责全程监督PTSD小组项目并领导了第二阶段项目包括以创伤为中心的认知行为疗法,认知加工疗法以及眼动脱敏和再加工疗法(EMDR)。

 


Azar与PTSD临床管理成员Kylie House, Helen Melhuish

 


项目中最大的挑战和机遇分别是什么?
机会:由于这一项目具备”融合性”,所以在我看来它是一个非常特别的项目。当患者离开项目,他们的PTSD测量值是否在正常范围内将被视为他们是否完成强化治疗的数据指标。而对于一个普通门诊的病人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

挑战:在日常治疗精神创伤时,我们必须小心自己的精神创伤的产生,这也是项目组所有成员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左至右:Karen Guyer, Peter Kahn(澳大利亚健康护理执行员),Dr. Al Griskaitis, Merrylord harbi - azar,总督David Hurley, Mrs Linda Hurley, Kim Capp(South Coast医院首席执行官),Glen Barrington和Christopher Mahoney。

 

在Healthe Care医院工作最令你兴奋的方面是?

能够在治疗等项目不同方面上有所创新,充分发挥我角色的多样性:领导和监督、同时仍然能够研究治疗技术。从管理角度来看, 我能够培训和发展现有的员工,确保他们被赋予这些独特技能并在患者接受PTSD治疗期间充分领导和参与项目。

目前我正在为医院项目工作人员提供培训,教他们如何在病房里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同时我还提供护理监督。

 

 Harb-Azar与South Coast医院CEO Kim Capp
 

你的团队成员如何协作?

我们的项目团队是一个多学科团队,有不同的角色和职责。我们将病人合理分配到第一或第二阶段,并提供全程个性化监督。这是一种双向参与,我称之为反思式监督实践。我关注的是优势,但也关注进一步利用技能的方法, 这些技能最终将反映在病人体验和项目结果上。

 


(左)与医院护理人员 (右)与医院行政部门同事

 
 


与PTSD项目经理Christopher Mahoney

 

聊聊你的工作风格,以及你的团队文化。

我是一个比较灵活,能很快适应变化的人,我喜欢团队合作。我倾向于在一个和谐的团队氛围中工作,这也是我在South Coast 医院与同事们工作方式的体现。

目前在我的PTSD团队中,大家都能够充分赋权技能,包容项目的多元化,欣赏项目成员的各种背景和经验。在这样一个强大、支持和健康的工作文化中,每个人都会被倾听、尊重和欣赏!


疫情期间最难忘的经历

今年6月,我和我的PTSD项目成员、精神病学家Karen Williams博士接受了澳大利亚媒体Illawarra Mercury和ABC Illawarr News的专访,共同呼吁公众对精神健康问题的认知和政府对此的支持和举措。

  • 新冠疫情下的社交限制使得那些通过锻炼和社交来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人, 更难接受治疗。
  • 疫情蔓延加剧了恐惧感和不确定性,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
  • 由于出行限制更多的妇女不得不待在家里,这些正在导致家庭暴力的增加,从而加剧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严重性。

 

 

访谈版面

 

这次的采访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来宣传South Coast医院的PTSD特色治疗项目 ,宣布了我们的全年治疗PTSD的专用病房的推出。

 

你的兴趣爱好,以及疫情保持积极乐观的秘密

我喜欢crossfit(一种体能到力量的全面训练)和泰拳,最近我也开始跳街舞,并努力成为碧昂斯的伴舞。我喜爱独处时光,它们让我脚踏实地,快乐。让身体释放内啡肽可以有效改善你的情绪。

 

工作之外对你最有正面影响力的人或事

我的家人——我的依靠。来自种族背景的教育对第一代黎巴嫩妇女的成功非常重要。我非常幸运,因为我的父母,我成为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女性。我的父母给了我强大的影响力,他们灌输了我许多特质和对学习的激情。这也影响了我对于PTSD项目的各类工作,我非常热爱这个项目,这样的热爱也影响了我在South Coast医院的病人和员工。

 

热门故事